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军事新闻 >
“微笑天使”回家了!江豚再度频繁现身长江流域
发布日期:2022-01-09 07:54   来源:未知   阅读:

  近两年,种群极度濒危的长江江豚,频繁在长江各流域现身。它们出水的瞬间,一次次被关注江豚生存命运的人们拍摄到。这是近10年来都极为罕见的场景。生活在长江沿岸的人们将其称为——“江豚回家”。

  这种被称为“微笑天使”的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再度频繁现身长江流域,对普通人而言,像是一位失散多年的“亲人”,从记忆重归现实;对科学而言,却是江豚种群稳定恢复和栖息地生态改善等重大科学难题的突破,更是折射出了整个长江水生态系统健康状况持续向好的标志。

  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 王丁:江豚数量是不是真的增加了,那么有可能增加了,所以你看得多了,但是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说带着关心,有很多人是专门到长江边上等着,关心的人多了,你拍到的机会也就多了,发现的机会也就多了。

  2012年,原农业部组织的豚类科考发现,长江主航道和主要通江湖泊中现存的江豚总数为1040头,对比上一次2006年科考数据,7年时间里江豚下降速率为13.73%,种群数量不到原来的一半。照此种速度,江豚在未来十到十五年内将走向灭绝。为了挽救濒危的长江鱼类资源,中国科学院曹文宣院士,从2008年开始呼吁,“长江十年禁渔”。

  中国科学院院士 曹文宣:白鲟,已经灭绝了, 跟那个白鱀豚一样,现在在长江里头已经见不到了。不要打鱼了,全面禁渔,禁渔十年。

  2017年12月,农业农村部组织实施了距今最近的一次“长江江豚生态科学考察”。通过在宜昌至上海1669公里长江干流及洞庭湖和鄱阳湖目视考察和被动声学考察,估算长江江豚数量约为1012头。与2012年的1040头相比,总体数量减少了28头。

  针对这一考察结果,农业农村部表示,长江江豚种群数量大幅下降的趋势得到遏制,但其极度濒危的状况没有改变,依然严峻。今年2月5日,调整后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正式向公众发布。其中,长江江豚也由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升为国家一级。

  武汉白鱀豚保护基金会理事长 王丁:因为形势不一样了,当年我是很悲观的,甚至某种意义上情怀壮烈的感觉,科学家们看到了问题,但是无能为力,改变不了这个现状,改变不了这个形势。

  几百年来,在中国的长江中游,有很多物种灭绝。白鱀豚、白鲟,就在不久前相继宣布了功能性灭绝。如果野外生存的江豚彻底消失,人类将会成为长江上唯一的大型哺乳动物。

  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会长 徐亚平:我当时做江豚保护的时候,我是好奇,我总觉得这个物种是可救的,所以我是把它当作我个人的一次赌博,我想赌十年,看看中国人为一个物种保护能否赌赢。

  “江豚十数出没,或黑或黄,鼓浪前行”。这是宋代诗人陆游笔下,江豚在长江中群游的壮观场面。为了让江豚重现长江,10年来,江豚保护的志愿者们联合渔政打击非法捕捞,同时,也不断向人大提案,控制采砂时间,规范航运,让出江豚的洄游通道。

  正常的采砂作业,会同时抽取湖砂和裸石,但因为早年裸石无人问津,洞庭湖底出现了无数裸石堆,慢慢变成了坚硬的沙包。枯水时沙包会露出湖面,平水期和丰水期时就成了暗礁。

  2017年4月24日至5月24日,中央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湖南。将洞庭湖疯狂采砂的现象全面披露,挖砂船非法侵占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雁子洲4000余亩,核心区尺八塘160余亩。这次督查的直接结果,就是整个岳阳市洞庭湖全面停止采砂。直到2019年8月,湖南省水利厅才重新批复采砂规划。采区范围由原来的180平方公里锐减至4.95平方公里,4年规划期内控制开采总量7670万吨。采砂的有序化,让原本喧嚣的洞庭湖面迅速恢复宁静,也促成了江豚的回归。

  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的志愿者们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没有下湖巡逻打击非法捕捞了。在巡湖工作过程中发生肢体冲突,身负重伤都是常有的事情,每次出发前,志愿者们还会签下一份《守护江豚生死状》。

  2020年1月1日零时起实施长江“十年禁渔”计划,长江流域的332个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今年(2021年)1月1日零时起,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渔”也全面启动。中科院水生所曹文宣院士呼吁15年的建议终于落地,由此,长江水域将获得长达十年的休养生息。比起中华鲟、长江鲟,现在的长江江豚显然是最幸运的那一个。

  近代以来,自然和工业很难兼容并济。20世纪60年代,中石化长岭炼化、巴陵石化两大央企,相继进驻岳阳云溪。奠定了今天岳阳市化工重镇的地位。无论是70年代建成的央企,还是依托两厂兴建的各种化工企业,都曾将未经处理的高污染废水直排长江。只不过,当时的“污染”有着另外的名字叫“发展”。而长江只能无条件选择接受人类“发展”的成果,并最终无法承受。发展的代价,最终还是要人类自己承受。

  今天,我们在云溪的28公里长江岸线多家化工企业将生产、生活污水直排长江的景象。因沿江化工企业而兴建的各类运输码头也不见踪影。

  2003年8月,云溪区创办云溪工业园。但因为园区离长江有4公里的距离,基础设施配套标准不完善等因素,直到2012年,入驻园区企业也不过35家。但随着长江保护等级的逐年提升,如何破解“化工围江”,云溪面临挑战。

  在“守护好一江碧水”的国家战略支持下,近三年时间,云溪绿色化工产业园共投入20亿元,建设污水处理厂、“一企一管”污水在线监测系统等设施。园内企业达到260家。

  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 王克雄:航道治理过程中,如何把物种,水生生物物种的栖息地修复也放进去,这样的话这些经费的投入就不仅仅针对物种本身,甚至是个体,或者群体本身而关注更多环境的重新恢复,栖息地的重新营造。达到这个目的之后,把这个就像凤凰一样,巢做好了之后,自然而然就会飞回来了。

  随着《长江保护法》的出台,“十年禁渔”政策的持续落实,新的问题也将随之出现。对于江豚而言,如何从物种保护焦点转移到栖息地修复上面,是科学家们正在呼吁的事情。

Power by DedeCms